行业简讯 | NEWS
行业简讯
行业简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简讯 > 行业简讯
詹积富:降药价必须要“围剿”300万医药代表!
发布时间:2019-04-11 20:21:54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詹积富:降药价必须要“围剿”300万医药代表!

 

        詹积富认为带量采购实现了“四赢”,通过斩断药品回扣的灰色利益链,药企也能更加专注于创新。“一桌麻将四个人都赢了,那输了的是谁呢?就是‘牌桌’之下300多万的医药代表”,詹积富说,降药价必须“围剿”医药代表,让医生不再有拿回扣的机会。

        据《第一财经》报道,三个月前刚刚从福建省医保局局长之位卸任的詹积富,在本月9日出席武汉健博会“医改新政下的机遇与挑战”高峰论坛上发表演讲。

        这位医改旗手表示,回扣是医疗、医药、医保领域的“癌症”,是引发医生不正确医疗行为的主要原因。

 

 

        在詹积富看来,医改本质上就是一场反腐败斗争,长期的药品耗材腐败链条绑架了医疗。 “三明模式”便是从打破药品利益链来作为医改突破口,大幅度压低药品及耗材价格,找到了改革红利的来源。

        詹积富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现在国家医保局推行的带量采购试点与三明市2012年的药品采购制度改革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以量来换价,“带量采购的量是指具体的数量,三明的量是指全市总体的用药量”。

        1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明确按照试点地区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年度药品总用量的60%~70%估算采购总量;招采合一,保证使用,有效压缩企业销售费用;同时保证回款,降低交易成本。医保基金在总额预算的基础上,按不低于采购金额的30%提前预付给医疗机构,有条件的城市可试点医保直接结算。

        “以量换价”是带量采购的核心,企业最关心是如何实现“用量保证”。地方政府的实施细则均在这一方面作出了明确规定,对各医疗机构实际采购数据、完成情况按月进行监测、总结,确保1年内完成合同用量。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带量采购落地这半个月来,试点地区医疗机构对中标药品的采购量已经超出预期,有个别药品的采购量甚至已经达到了合同量的数倍。

        三明之所以成为医改模范,主要原因就是穷则思变。2012年改革之前,三明医保基金亏损严重,医患矛盾突出。围绕医药、医保、医疗推进“三医联动”,获得了“药价下降、医务人员收入增加、医保扭亏为盈”三赢。

        詹积富认为是实现了“四赢”,通过斩断药品回扣的灰色利益链,药企也能更加专注于创新。“一桌麻将四个人都赢了,那输了的是谁呢?就是‘牌桌’之下300多万的医药代表”,詹积富说,降药价必须“围剿”医药代表,让医生不再有拿回扣的机会。

        詹积富认为,下一步国家医保局还需尽快构建全国统一的药械采购、配送、结算一体化平台,内含采购系统、结算支付系统、监管系统,实行全国统一的最高销售限价和医保支付价(标准),使其成为具有大数据、大容量、大平台和高效监管的采购平台。

        “有了这个平台之后,医保局手中就有了‘杀手锏’。”詹积富说,任何生产企业包括跨国公司,如果敢贿赂医生,贿赂院长,那么该厂家的药品耗材就不上了全国的统一平台。

        此外,这个平台还能确定药品耗材全国最高销售限价,确定药品耗材让不让进全国医保目录,以及确定全国药品耗材医保支付结算价(支付标准)。

 

        完善医院医生利益补偿机制

 

        詹积富认为,这么多年药品耗材的价格没有办法实现市场主导,越改越贵,根本原因是几万家医院是药品采购权的实际控制者,但它们不是埋单者。点菜者和埋单者的责任不一致是市场价格机制在医药领域“英雄没有用武之地”的根本原因。

        詹积富表示,当前最重要的就是政府要通过改革让医院、医生和老百姓站在竞争的同一端,与站在另一端的来自全国乃至全球的医药企业竞争,这才是符合老百姓利益的竞争格局。

        詹积富认为,要用“腾笼换鸟”式动态调整、理顺医疗服务价格,提高与医务人员技术劳动有关的医疗服务项目,降低检查检验项目费用,优化医疗机构收入结构,提升医疗收入“含金量”,提高医务人员的合法阳光收入。

        福建三明所建立的“超支自负、结余留用”机制,明确医疗机构是药品采购的主体,鼓励医疗机构以医联体、医疗集团、采购联合体或以片区为单位进行联合采购,降低药品耗材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调动医院主动降低药品采购价格的积极性和主动遏制医生收受药品回扣的积极性。

        三明市医改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8年,药品耗材7年累计节约了73.6亿元的红利,其去向包括:医保基金和老百姓得利55.25亿元,医疗机构比改革前的运行模式还增加得利18.35亿元。

        詹积富说,市场竞争是提高效率的最佳手段。现在的医院不是真正意义上药品采购的市场主体,只是取代了老百姓的药品采购权而已。医院拥有对患者用药的绝对话语权和采购决定权,还可以价格高低作为基数按比例拿促销回扣,却又不要花自己的钱,因此本质上是一种既强买又强卖的销售代理人

        “在没有办法解决医院只管采购的决定权和销售权而又不承担买单责任的情况下,由患者自己和医院、医药代表博弈完全是一句空话。”

        詹积富直言,因此首先必须实现医院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药品采购者,药品成为医疗成本,把药品和治疗费打包起来作为患者的看病价格,理论上说(实际不一定,医生有自己的利益考虑)医院才会去买对不买贵,才会去谈价格,医院才有可能真正成为在药品市场上“只买对的不买贵的”的购买者。

        (来源:医药云端工作室)

上一篇:最新:非“4+7”试点城市跟进降价,武汉同类药品降20% [2019-04-11]
下一篇:中国首款糖尿病高仿药获批上市:或仅为原研药在美价格的1% [2019-04-11]
湖北医药行业协会 电话/传真: 027-87236122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横路水果湖广场B座905室
Copyright 2015 by 湖北医药行业协会版权所有 备案号:鄂ICP备10011410号-1 技术支持:捷讯技术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3531号

关注我们